当前位置:主页 > 之家制作 >2019欧洲议会大选:中间选票裂解,脱欧党、绿党与勒庞的强势 >

2019欧洲议会大选:中间选票裂解,脱欧党、绿党与勒庞的强势

来源
2020-08-10 阅读:155

2019欧洲议会大选:中间选票裂解,脱欧党、绿党与勒庞的强势2019欧洲议会大选,英国「脱欧党」恐成最大赢家?

【2019. 5. 27 欧盟/英德法】

2019欧洲议会大选:中间选票裂解,脱欧党、绿党与勒庞的强势崛起


「法拉吉的英国『脱欧党』,恐成欧洲议会的最大党?」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,5月26日晚间已进入开票阶段。根据欧盟各国的出口民调与回报,本回投票率大约落在49%,是欧洲议会40年来的第一次「投票率回升」,但选情结果却比原先的想像更为极端——儘管新一届的欧洲议会仍将以「欧盟统合派」为大宗,但中间派的传统党团在各地皆遭重挫;反而是英国争议的「脱欧党」、德国崛起的「绿党」、以及法国民粹战将勒庞(Marine Le Pen)的「国民阵线」...等新兴特色政党的强势崛起,瓦解了传统中间派长年「过半」的优势传统,让欧洲议会进入更加「左右分歧」的複杂局面。

2019年的欧洲议会大选,刚好卡到「英国脱欧」的矛盾乱局,在整体席次的分配上,也因此出现临时变动——欧洲议会的席次总量,原本应是751席;但在「原定计画中」,已透过人民公投选择脱欧的英国,本该在2019年3月29日就正式离开欧盟,因此在规划2019议会席次时,欧盟本来打算把原属于英国的席次(73席),裁减46席、重分配27席,并把代表总数缩减为705席。

谁知后来英国陷入「脱欧内乱」,在迟迟无法达成最终协议的状态下,欧盟也只能数次同意英国「推迟脱欧」,把原本的3月29日脱欧生效期限,一路退迟到10月31日——无法如期脱欧的脱欧的英国,只能硬着头皮、拖在5月初才同意「依法参与欧洲选举」。于是,2019年的欧洲议会也出现了微妙的折冲方案——英国人依旧参加了选举,但其他国家也将同步选出新制议员的「候位名单」,以待英国一脱欧,就能递补英国议员留下来的27席议会空缺。

儘管欧洲各国的投票时间有所差异,但各地的开票时程都已于5月26日晚间开始。于是,在统合出口民调与当前的开票进度,直到5月27日上午为止,新一届欧洲议会的政治轮廓也都大举底定——儘管「欧盟统合派」依旧站稳了过半主流,但英国、德国与法国的选情结果,却出现了更为剧烈的「左右对立」。

在英国,儘管与过往相比,参与欧洲议会选举的整体投票率略有上升——但选举结果,却是新兴政党「脱欧党」(Brexit Party)的压倒性胜利。

2019年才创立的「脱欧党」,是着名但极具争议的英国「脱欧战将」法拉吉(Nigel Farage),在退出「英国独立党」(UKIP)所打造的全新政党。虽然在2016脱欧公投中,法拉吉与UKIP一度成为「英国脱欧的代表脸谱」,但后来的UKIP在陷入严重的内乱丑闻后,近两年却严重地朝极右派种族主义靠拢。自称无法与种族歧视为伍的法拉吉,于是才带领老班底另起山头,并以「脱欧党」的讽刺性名号再战欧洲议会。

目前已是现役欧洲议员的法拉吉,在今年的脱欧混战中,曾多次于欧洲议会上发言,呼吁欧盟方面做出适度让步,好让英国能「尽早脱欧」,「毕竟在座的各位,内心里都不想继续与我这种人当同事吧?」没想到后来英国「仍被迫参选」,而由法拉吉所率领的脱欧党更是打爆了传统大党、拿下了压倒性的胜利。

2019欧洲议会大选:中间选票裂解,脱欧党、绿党与勒庞的强势2019年才创立的「脱欧党」,是着名但极具争议的英国「脱欧战将」法拉吉(Nigel Farage),在退出「英国独立党」(UKIP)所打造的全新政党。

根据英国当前的开票进度,法拉吉的脱欧党在全国拿下了33%的选票,预计有望能拿下29席的最终席次——此一表现,不仅是法拉吉从政生涯的最强数据,脱欧党更有机会超越德国总理梅克尔的「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」,讽刺性地成为欧洲议会的「第一大党」(儘管欧洲议会更看重「结盟党团」的联合势力,因此单一大党的实质意义不算很大)。

法拉吉这回在英国全区——特别是英格兰东北的工党票仓——大获全胜,左踢工党、右踹保守党的表现,极为风光。紧接其后的,则是留欧派主张、但近年在各级选举惨遭边缘化的自由民主党,拿下21%的选票;在野的传统大党工党,只拿到15%;之后是12%的绿党;当前执政但陷入严重内乱的保守党,则崩溃性地排名第五,全国只拿到9%的选票。

脱欧党大胜,工党、保守党崩溃的惨况,基本上符合英国预期。因为在脱欧乱局之中,本次的议会选举应该只具备阶段性任务,因此不按照传统政治光谱投下的「赌烂票」,也加剧了脱欧党的大胜幅度——况且英国在2014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,就已把法拉吉的UKIP拱成得票第一大党,因此本回的选情结果,除了讽刺的戏剧化效果之外,英国人的选择仍属「正常能量发挥」。

不过脱欧党的大胜,是否代表英国选民依旧「执着于脱欧」呢?事实上,若把本回选举视作「脱欧信心投票」,在统合各党的得票率后,脱欧/留欧党派的得票,仍约是40%:40%的平手状况——与2016年公投的大分裂拉锯结果,没有明显差别。

除了英国脱欧党的大胜外,在欧洲议会的头号选举战场——德国(要选96席,是各国最多)——选情结果也出现了严重的「左右分裂」。虽然执政的「基民盟/基社盟」仍是拿下了第一大席次,但领先比例明显缩小,除了基社盟持续在巴伐利亚邦拿下压倒式领先,其余各地都遭遇了拉锯状态。

2019欧洲议会大选:中间选票裂解,脱欧党、绿党与勒庞的强势在德国方面,主打环保、社福与左翼政策的德国「绿党」,以5%的大幅差距成为得票第二,强势崛起。

在基民盟的领先明显衰减的同时,德国左翼的政局光谱也出现剧烈转折——主打环保、社福与左翼政策的德国「绿党」,以5%的大幅差距成为得票第二,并压制了传统的左翼盟主「社会民主党」,进一步打击了社民党日渐边缘化的政治存在感——德国《明镜周刊》认为,绿党的强势崛起,将进一步弱化德国左翼的「中间色彩」,并有可能加剧社民党的崩解与泡沫化危机。

《明镜周刊》强调,儘管德国社会对于当前的社民党「不期不待」,但在落后于绿党之后,左翼阵营也开始怀疑「在下一次的德国大选中,绿党是否更具实力挑战『总理』大位?」但同时,在东德地区,极右派的「德国另类选择」(AfD)依旧明显领先——因此左派更左,右派更右的选民分裂,也持续显示着德国日渐白热化的政治对立。

在法国方面,透过拉拢反马克宏民怨,极右派领导人勒庞(Marine Le Pen),本次选举也带领改组后的「国民阵线」(原来的「民族阵线」),一举成为法国第一得票大党。勒庞表示,这回的选举结果是法国极右派重启的重大胜利,并证明了自己的修正路线——像是放弃勒庞家族传统的脱欧主张——是有机会赢得选举的。

儘管在2017年5月的法国总统大选中,勒庞强势挺进了第二阶段,而得以与马克宏捉对厮杀;但其声势却在短短一个月内溃散,在同年6月的国会大选中,勒庞的民族阵线只拿下6个席次(马克宏的「共和前进!」拿下350席)。因此本回的欧洲议会选举胜利,对于勒庞重整法国极右派、重回巅峰的政治野望,才具有极大的政治意义。

不过在选举之后,法国马克宏政府却也自称「胜利」。法国《世界报》认为,本回的欧洲议会选举,对马克宏来说虽然差强人意,但于战略目标上仍稳住了优势——因为毕竟「共和前进!」与「国民阵线」的差距还不足1%,同时欧盟统合派的票数,在法国依旧为大宗——考量到马克宏才刚刚镇压住「黄背心运动」,能在强力民怨过后稳住阵脚,仍是可以接受的停损结果。

2019欧洲议会大选:中间选票裂解,脱欧党、绿党与勒庞的强势在法国方面,透过拉拢反马克宏民怨,极右派领导人勒庞(Marine Le Pen),本次选举也带领改组后的「国民阵线」(原来的「民族阵线」),一举成为法国第一得票大党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