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近年外域 >海芬 只出一张嘴,就是不敢张开腿!(2) >

海芬 只出一张嘴,就是不敢张开腿!(2)

来源
2020-07-21 阅读:237

 文 / 海裕芬

海芬 / 只出一张嘴,就是不敢张开腿!(1)

不只是对女生,曾凰和男生也能非常自在而且不嘴软的猛打嘴砲,她有个朋友即将入伍剃了个大光头,因为平时他最宝贝自己的头髮,出门都要吹整半天,比女生还仔细,现在他大光头的造型,立马变成全场的人型立牌。当大家都抢着和男生拍照时,曾凰突然拿湿纸巾帮那个男生擦头,男生吓了一跳弹开问:「曾凰!妳干嘛啦!?被妳弄得很湿耶!」只见她淡淡的说:「太乾,女生会不舒服,就是要它湿!」 全场女生大笑,也学着曾凰拿出一堆有的没的。

    「对对对,要女生舒服还需要这个啦!」一个女生拿出凡士林开始往他头上擦。「这个也很重要,要重视乾净卫生。」另一个女生拿出乾洗手往他头上抹。

    「还有这个啦。」曾凰拿出肩颈舒压的磁石往男生头上黏。

    「曾凰,妳黏这个干嘛啦?怕他头部酸痛喔?」「当然不是!」

     全场屏息以待曾凰要说出什幺惊人之语,「这可以帮助他的头部气血循环,而这些颗粒呢是可以增加触感!」男生受够这些女生的捉弄,边笑边整理自己被蹂躏的大光头:「我是去做兵耶,妳们以为我是去做什幺啦?」

    曾凰问:「你不是要去社会局服替代役?」「对啊!怎样?」「那不就会被派去照顾或探访很多弱势和独居老人?」「应该要吧?看单位怎幺安排,反正只要是分配给我的,我一定会冲满干劲、卯足全力的!」曾凰的这位男生朋友就是这种有为青年,在社团时那种大家不愿意出手的杂事,他都会揽在身上尽心完成。

   「就知道你是大好人。如果到时你负责去帮助一些独居老太太的时候,你要好好照顾人家,身心灵都要好好照顾喔!」

   「最好我有这种能力可以这幺全面照顾啦!」

   「不要妄自菲薄!你可以的。你也知道这些老太太们单身多年,独守空闺是很孤单寂寞的,突然有男的闯入她们生活,一开始她们一定不习惯,但渐渐地在你细心照顾下,这些有许多心酸故事的老太太们,就会对你敞开心房,所以你一定要善用工具好好给她们安慰,如此勇健的你可以「双管其下,双头并用」。」

    全场女生们边骂边笑:「曾凰妳好噁喔,亏妳想得出来。」然后女生们冲上去抢摸光头:「你一定会因为这颗头认很多乾妈喔。」被亏的光头男也跟着大笑:「曾凰,不要说我不够朋友喔!那我这颗大头就给妳先验验货好了啦,而且是第一次用,妳要包红包给我喔!」曾凰接招说:「不用,谢了,我怕卡住要挂急诊。因为……我太紧!」女生们群体大笑起鬨:「曾凰妳就答应嘛,我们帮妳準备润丝精。」

真处女假浪骚,光说不练太搞笑

    照以上的叙述,大家一定都觉得曾凰是个非常开放的女生,什幺都敢聊,什幺都敢做。但是,真正亲近她的朋友和家人才会知道真相…她还是处女,而且非常保守,标準的只说不做。

   「大家一定都觉得我交过很多男朋友,然后吃遍大小棒棒,相关经验很多对不对?」嗯…这确实是大家对她的观感,不然怎幺会懂那幺多?

    「其实……我连男人活体的生殖器都没看过耶!」真的假的啦?!

    那……那些有的没的想法哪里来的啊?「就是看那些有的没的书或影片啊,可是那种真枪实弹的A片也没真的看过。」天啊!性对曾凰来说根本应该说是零经验值嘛。

    「可是我知道什幺是恋爱的感觉啊!因为……我有暗恋过一个男生,他是大家口中的模範生,就是那种很乖很体贴,但很运动很阳光的大男生,我们是工作认识的,刚认识的时候我以为他很害羞,因为他话很少,可是认识一段时间之后,才发现他根本是过动儿嘛,讲话超好笑的,但是他不是属于开黄腔的那种,也许是和他的家教和信仰有关吧。可是当我讲有颜色的笑话时,他都会很捧场。不知道为什幺他就是很中我的味儿。」曾凰明明就是很纯情的小少女,但总要装得一付身经百战的样子。「他会常常传讯息给我,在那些特殊节日时他也会打来问候,而且我们常常一起出去,但是就仅止于一般朋友那样,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可能跟他在一起,因为他都没有开口,可是每次跟他在一起就会有「湿湿的」感觉耶。哈哈,别误会,我指的是流手汗和腋下飙汗啦。」曾凰就是这样,三句不离双关语。

   「有一天他传了个照片给我,照片里是一颗红枣包着一个核桃,那好像是个有名的零嘴,叫做「枣想核你一起」,天啊,那时我觉得超惊喜的,他是在跟我表白吗?」也太浪漫了吧?这的确是很明显的告白啊!「然后我就想一定要赶快回覆他,而且要想一个和他一样的双关语,我组了四张照片给他,第一张图是老虎骑在一匹斑马身上,我知道很荒谬,因为老虎除非在动物园,不然不可能遇到斑马,但是网路上真的就有这张图嘛,不然可以自己去搜搜看喔。第二张是一张布市卖布的图,第三张也是一颗枣子,第四张图是一只缩着头的乌龟。」什幺意思啊?看不懂耶。「对啊,他也没猜对,他说是不是「望你早归」?我就觉得他应该不会答对,公布解答是「干马、布、枣、缩」,特别选老虎骑斑马,因为老虎的叫声是吼……所以全句就是回应他的「早想和妳在一起」,我回「吼~干嘛不早说」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主动,还是回应的太色,又或是他根本没有要表白的想法,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回,只回了「哈哈哈哈哈……」感觉我就是被发了好笑卡,要成为男女朋友,不可能了。可是我还是很喜欢他喔,即使到现在,都还是觉得他很棒。只是我不敢再主动了。」这该不会是曾凰唯一的恋爱感觉吧?

   

「哪是啦,我是有交过男朋友的喔,共交过2个,必须说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应该嘴巴上这幺爱讲,因为新朋友刚认识我时,在第一印象上我就给人这种很夸张又搞笑的个性,所以那些男生们都以为我很放得开,他们和我聊天时真的是百无禁忌,什幺噁心的禁忌的下流的都可以聊,因为我不但不会害羞,还可以举一反三。」像这种类型的女生,大多男孩子应该是会有点怕吧,怕自己不能接招,或是怕这些的女生经验太多交友圈太複杂。

   「这倒是喔,男生们都说认识我这个朋友真好,因为我可以像是他们的麻吉那样瞎聊瞎讲,让他们可以非常自在,他们在女朋友面前都要衿出一付纯情男的无慾,殊不知他们多希望可以像A片中那样扯开女生的衣服、在野外脱光就上、拿鞭子狠抽女生、享受任何电动手动的道具。听他们大讲心中真实慾望时,我都是提供他们各种不同女生幻想的情境,让男生可以了解女生也在期待刺激新鲜,而这些男生理所当然的不可能把我当成女朋友,最多当成解答如果成功搞上女生的军师,而且他们觉得我这幺能讲,就代表一定很能做,可是……我真的不敢耶!」

    曾凰提到自己不敢时,表情变了,和她大飙黄腔时完全不一样,小单眼皮下居然渗出泪光,她的不敢,似乎有更让她害怕的原因。

   「喔,更正一下,不是不敢喔。」她意识到自己是不是示弱了,立刻收回眼泪,然后,又把「真黄」的保护壳穿上。

   「我才不要自己的第一次是像男生想像中那种噁心的过程,又不是真的在拍A片。因为我非常清楚他们想尽办法要把处女搞上床,就只是打电动闯关那样,无关感情不带责任,就当是游戏而已,那层处女膜绝不是真爱的象徵,连战利品都称不上,只是他们拿来说嘴闲聊的题材。」

    曾凰对待自己的爱情是认真的,她爱开玩笑,但不代表她把自己当玩笑。

   「我当然幻想过自己的第一次会是什幺样的状况,我希望把第一次留给我好爱的人及好正常的过程。可是,前男友的冲动和态度,真的吓死我了。」会让曾凰吓到,可见前男友让她留下颇深的梦魇。

本文出自《咕咾小姐:破处难吗?》台湾角川出版

海芬  只出一张嘴,就是不敢张开腿!(2) 

【想看更多到博客来】


相关推荐